2018-05-26 16:00

逃离威斯康星

记2018北京现代音乐节美国Alarm Will Sound乐团专场音乐会

文:陈坤


     2018年5月26日,下午四时,北京现代音乐节——“美国Alarm Will Sound乐团专场音乐会《逃离威斯康星》”携手活跃在国际乐坛上的中、美作曲家在中央音乐学院王府音乐厅开启诚挚之旅。 (注:音乐会正式演出现场将“曲目一:《烁》 陈怡(斯蒂芬-弗洛伊德改编)”与“曲目6:《尝试》 安德鲁-诺曼”的顺序进行了互换。)


逃离2.jpg

摄/张雨晴

     七首篇幅不长的曲目,在声效上却能予观众以破土而出的纷纭荟萃感。乐器新奏法,刮板、打棒、铜锣、铃鼓等繁多声效乐器以及低音单簧管的使用,为其表现张力和演奏弹性助力,留下了很多难以忘怀的点滴。

 

     作为开场的安德鲁-诺曼(Andrew Norman)的《尝试》已然把听众从午日的头昏脑涨中拉扯出来,只一耳朵听过去便被塞满了各种音色。整部作品前半部不间断的滑音使用,仿若作者自述里的“我是一个使用试错法的作曲家,一个不可救药的修正者”,在升、降之间游离试探。故而在开头听到这“尝试”出的碎片化音丛被作曲家强力叠置在一起时,一联联新奇真实的感官体验把薄脆的记忆陡然敲碎。弦乐滑音表现得极有光泽,尤其交织在一隅时,那种润亮的色彩表现得愈发游刃有余,似鱼的泠泠摆尾,既借力又还力;附上管乐的滑音,两相融合下却颇有些巨龙打盹、战象长鸣、群魔喧嚣而沸反盈天的造势。


逃离3.jpg

摄/张雨晴

     乐曲在八分钟左右进入高潮,此时的旋律线画得墨饱笔酣,极为委婉深情、畅快动人,旋律收尾是向上一串爬升的织体,登至顶点遂骤然陨落,进入绵长的梦境。值得一提的是此处对长笛音色的发掘,长笛演奏者在极高的音区将声音摩擦在管壁上,隐隐含着破音,混响效果极佳,仿佛拧成了一股细线钻,连接入耳。此时的单簧、双簧、巴松又奏出气流声,映衬着那声响似描摹着晚风中懒懒转动的铁皮风车。在钢琴一组又一组由慢入快的下行音列中,这声音潜入又挥散开,俶尔远逝,往来无踪。整部作品处处透着童趣,作者自嘲动机出现得“混乱”“不完美”,反而使其叙述紧凑完整,如果结尾(十分钟之后)是其所言真正的平衡与“正轨”,释然在梦境未尝不可。

 

     如果说在安德鲁-诺曼的《尝试》里,我们领略了长笛音色的创造力,那么在叶树坚的《仙景园》中,你会慨然这声声利落的尖啸是不是才是长笛本色。受北宋山水画名家李公麟的作品启发,《仙境园》生动展现了道家观念中自然界阴阳能量的同化,以七分钟为界,前半程为“阴”,后半程为“阳”,末尾合一。前半程是散板和快板,野旷天低,迷雾绵邈伏延,风谲云诡。风自八荒六合而来,折草而过,动静相依。长笛的尖啸出现了三次,表现风乍起时的强力摩擦,速度极快。其间打击乐做鸟翅扑打的声音,惟妙惟肖;后半程由钢琴奏出极低的音引出,节奏规整,迷雾溃散,草波微荡,青岩翠石,隐隐有亭中文士走动间佩环相碰的清冽响声。突然出现了一声尖啸,一切变得更为静谧,风在这时小了很多,长笛演奏者渡气缓慢悠长,摆动手臂使笛身划出弧度,渐渐恢复平稳,画面留白。作品中对铜锣、木鱼、大鼓的节奏掌控充盈着张弛有序的中国韵律,非常有魅力,不会给人以声色唐突的生硬惊愕感,也不会让人生发音量刺破耳膜却仍不能触及意的昏聩。许是本身以中国审美观念取度,我觉得这一点是任何外国作品都意不能及的。

 

     钟峻程的《疾风》和周龙的《钟楼鼓》没有禅宗道法,却表现了一组人与自然的热闹生机。作品《疾风》一开始是在细琐整齐的打棒和小鼓点上织就的,后转入气势澎湃的大鼓,但在“风”的诠释上却没有讨巧地运用拟声或气流音效,反而像可以看得见风一样,把五度的交错叠置用得极为讲究,使弦乐与管乐分层明确。非常有意思的是,这样潜入式的开头,引领了三次狂潮,第一、三次相近,仿若风过三洄,雁过留声。《钟鼓楼》中也有风,不过整部作品在世俗感上反不如《疾风》强烈,起初是静谧而引人战栗的,管乐吹出风声很大却也平稳,钢琴和钢片琐碎地零落在风中,好似铃舌受风引诱而微动,不自主地舐着钟壁,但声音又太过虚弱,更像是门楣上飘摇的风铃吧。四分半处出现了一队喧嚣的唢呐铜锣吹打着自街市绕过鼓楼,慢慢也走远了。接下来倒是热闹的一些,有年节的舞狮、秧歌和高跷,许是还有五彩的三角吊旗,不过还是在于铜锣和大鼓用得好,最后所有声音清浅地归于风前的平静。


微信截图_20180709162818.jpg

摄/张雨晴

     查尔斯-佩克(Charles Peck)的《黑胶唱片》在表达方式和音效上又做了新的尝试。他缅怀黑胶时代,又仿佛惋惜被粗糙压缩的数码声,在表现上将唱针在黑胶唱片上转动而出的乐音与唱针与沟槽摩擦的噪音巧妙的融为一体,弦乐在这一音效模拟中运用了二度旋律音程由下滑至上,再滑下来的处理方式,配合纵向上的八度叠置,黑胶唱片的丰厚的层次感和唱针与唱片摩擦上圆润弧度便表现得淋漓尽致。自六分钟起,作品中的节奏和音高开始稳步增长,尤其是铜管,音量宏大,所有声音齐齐冒出,仿若唱片被掰弯变形。此处声音的滑动变化远不如安德鲁-诺曼的《尝试》中疾速亮润,弦乐演奏家按弦的指尖在指板上的缓慢运动仿佛唱针行进在唱片上,迫人心弦,弦乐力道十足,于是作曲家把那仅需一点的亮润光泽交给了铜管点缀。整部作品在抽象描绘和具象拟声中找到了一个很好地平衡点,虽是如作者所言,我们能明晰地感受到黑胶的变形,但却不觉得狰狞,它的声音过渡得缓慢悠长,予人无限静谧和想象。

 

     陈怡的《烁》被调至压轴的场序,音调素材和曲体结构设计遵循了民间乐曲“老八板”的原形及句读划分原则。整部作品也是由碎芒般细小的打击乐和长笛颤音引出,钢琴也在极高的音区琐碎地配合,渐渐加入弦乐的双音,铜管控制得极为隐秘。两分钟左右进入第二部分,打棒和马林巴配合得十分清脆,律动稳定,长笛宛如鸟声啁啾,灵巧翩飞。七分钟处对第二部分的进行反复。许是因为描绘跳跃闪烁的火花,整体音区较高,音量起伏不大,听来稍感不适。最后的结尾处倒是妙极,长长的一段嘈杂绚丽的高音后立刻衔接进一段长笛奏出的近五秒的、似耳鸣的长音,所有的声音到这里或止息、或被掩埋了,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似的,长音渐弱后,长笛咬尾出现了一声清脆翩飞的鸟鸣,短促有力。

 

     最后的时长仅四分钟的作品——迦勒-傅汉斯(Caleb Burhans)的《逃离威斯康星》(Alarm Remix)是颇有美国风味的。起初这首作品仅为两位打击乐演奏家而作,后改编为萨克斯独奏作品,直到现场演奏的Alarm混音版,走过了漫漫十几年的道路。现场听来,打击乐色彩运用得依旧浓厚,沉沉铺满整段音乐,并且在原有基础上将元素规律地排列组合,反复运用。声音的层次也由星光寥落的一层打击乐层层累积到三层,在三分钟左右铜管开始奏出长线条句幅,明亮宽广,热闹异常。总让我想到波洛克的“滴画法”,其创作不作事先规划,作画没有固定位置,喜欢在画布四周随意走动,以反复的无意识的动作画成复杂难辨、线条错乱的网,事实上布局相当匀称精美。打击乐就是这部作品的“网”,是细网凝结成最上面铜管那明亮专注的重彩。

 

     我惊叹和赞美现代派作品中的张扬与韧度,同时也想借此力图回归对声音的感触与猜想。在这个编制完善、乐器种类涵盖全面、演创合一的室内乐团队里,我们有幸听到了这样富有生气的作品,同时也会为这样的作品竟对我们的生活如此熟稔而倍感欣喜,它不是叙事,不是状物,而是神思中生活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