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5 16:00

异国文化的碰撞与交流

记北京现代音乐节莫斯科当代乐团专场音乐会

文:何毓奇


      2018年5月25日下午四时于中央音乐学院王府音乐厅成功举办了莫斯科当代乐团专场音乐会。莫斯科当代乐团是俄罗斯当今极具高水平的现代音乐作品演出团体,长期致力于现代创作音乐作品的演出和推广,在世界范围也享有很高的声誉。莫斯科当代乐团与北京现代音乐节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友谊,连续多年在北京现代音乐节举办专场音乐会,今年同样为听众带来了五首独具特色的现代音乐新作。


莫斯科1.jpg

摄/张智博

      莫斯科当代乐团本次带来的五首作品每一首都有着鲜明的个性,令人耳目一新又暗含深意。本场音乐会的第一首作品是西班牙作曲家加布里尔·艾科瑞卡(Gabriel Erkoreka)为室内乐团而作的《梦想》。这部作品充满了迷幻色彩,各个声部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作者在组织音区时大量使用了极端音区,将音乐的可塑性无限增强。《梦想》这部作品向听众展现了一个扭曲的现实,超越时空也令时间静止。在“梦想”的世界一切的时间都逃离了逻辑的掌控,当内心的记忆转化为音乐时,声音的结构具有了超越时间的延展性,这也是作曲家希望通过本作品展现给听众的心理变化过程。


莫斯科本.jpg

摄/张智博

      第二首作品是爱沙尼亚的青年作曲家玛丽安娜·丽克(Marianna Liik)为长笛、钢琴、小提琴、钢琴而作的《Adapt to the Prevailing Stream and Become Able to See Clearly》。这首作品一直以长笛为主导,以长笛颤音贯穿全曲,作品伊始长笛的独奏构成这部作品的基础,其独特的节奏型串联起作品的各个部分。之后其他乐器一层层加入,使音色逐渐丰富,中段钢琴和小提琴的互动似争执似对话,将音乐的紧张提升。


      接下来一首是德国作曲家弗朗茨·马丁·奥尔布里奇(Franz Martin Olbrisch)为单簧管、小提琴和钢琴而作的《stesso》,这首作品背后还隐含着一个故事。作者在2015年为单簧管和电子设备创作了一首作品《couler》,在2015年11月13日晚在图卢兹首演时,法兰西体育场发生了巴黎恐袭的第一次大爆炸。《stesso》基于《couler》进行了再创作,单簧管部分未做修改,取消了电子设备而加入了大提琴和钢琴,两者配合与单簧管的独奏形成一个独立的声学空间,但由于复杂的织体形态,这种空间是极不稳定的,就形成了听觉上的复调网络。也以此来悼念在恐怖事件中遭遇不幸的人们。


莫斯科.jpg

摄/张智博

      第四首作品是新西兰作曲家内维尔·霍尔(Neville Hall)为长笛、低音单簧管、小提琴和大提琴而作的《迷雾笼罩》。这首作品由8个简短的乐章组成,其中最短的乐章长度仅有10秒。这八个乐章分为4个“片段”乐章和4个“准备音”乐章。每个“片段”乐章之后会接一条“准备音”乐章。根据作者对这首作品的介绍,其创作素材源于相互关联的“单元”或“声音客体”组成的传播网络。每个乐章都将原始的单元与其他单元连接起来并形成一个更大的网络。最后的主乐章则为每一种素材提供更大的可能。 


莫斯科2本.jpg

摄/张智博

     本场最后一首作品是立陶宛的青年作曲家贾斯汀娜·雷珀卡特(Justina Repeckaite)为长笛、单簧管、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而作的《挂毯》。作品开始用钢琴奏出连续的单音,犹如一根单一的丝线,而弦乐奏出的两个来回交替的音,不断重复间模仿出纺织之感。作者希望塑造出一种多色织物的挂毯形象,因而在作品的安排上注重装饰性和重复性。在作品中可以听到作者将不同的演奏声音相结合以制造出不同的声音色彩。全曲中钢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他乐器的出现和消失与钢琴的演奏和谐的结合,在作品的逐渐发展过程中,音乐的织体层层叠加,使音色得到极大丰富。


     音乐会在观众雷动的掌声中结束,莫斯科当代乐团作为当今世界顶尖的现代室内乐乐团一直以演奏的精准著称,在这场音乐会中同样展示出了他们这种精准的演奏技艺,不仅仅是将作品完美展现,更展现在不同文化、作品、乐器精准的配合和交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