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14:00

至柔至刚“水”之乐

——记新西兰NZTrio乐团专场音乐会

文:陈珮琪

图:王琳

(转自音乐周报)


1531056384160250 副本.jpg


       5月24日是北京现代音乐节的第6天。下午2点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演奏厅,新西兰NZTrio乐团专场音乐会准时开场。


       作曲家郭鸣的《西湖的春天》拉开了本场音乐会的帷幕。这首作品的旋律十分优美动听,一开始在钢琴轻快的伴奏下,小提琴如倾诉般的音调直达内心,一幅西湖春天的画卷立刻浮现在观众面前。接下来钢琴运用了琶音的织体,大提琴与小提琴一唱一和,特别是大提琴发出如鸟鸣般的音色,湖面波光粼粼、群鸟飞舞,画面和感受都自然涌现在听众脑海里,笔者认为这也正是音乐的魅力所在。经过中段激烈的起伏后,作品由钢琴重新带入再现部,重回到最初的恬静与盎然生机,如歌的旋律更令人神往西湖的春天,可称得上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新西兰2.jpg


      第二首作品是作曲家刘力的《河边》,“水”至柔也至刚,通过节奏的变化,三种乐器不同织体互相交融,突出了“水”不规则的特点,在不协和音程之间的碰撞下,整体音响效果很饱满,形象十分鲜明。第三首是张昕的《风恋波》,由钢琴在低音区奏响第一个音,紧接着是一连串的低音跑动,钢琴家手拨琴弦的弹奏法加上大提琴与小提琴的音色,在曲子的开篇就营造出一种乌云密布、雷声将至的暴风雨前兆。更令人称奇的是,大提琴充满中国韵味的揉弦,小提琴像琵琶一样清脆的拨弦,与钢琴在高音区的音色叠加在一起,正如作曲家所介绍的“耳边呢喃着千年的传说、回荡着昆曲的妙音”,突显出了东方的独特美感。


     新西兰3.jpg

      上半场的最后一首是作曲家高为杰的作品——为小提琴与钢琴而作的《路》。这首曲子原是为琵琶与钢琴而作,完成于1996年初,后改为小提琴与钢琴的版本,乐曲主要表达了作曲家对屈原伟大人格的敬仰。作曲家在这首作品中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用的是以11个半音为循环周期的人工音阶。


       下半场的曲目分别来自珍妮·麦克劳德的《海景》、梁楠的《松风》和张莹的《黑白子》。珍妮·麦克劳德出生于惠灵顿,1961年在维多利亚大学学习音乐,在学习过程中师从过众多名师,是一位优秀的女性作曲家。《海景》创作于2015年,受杰克·波蒂的邀请为庆祝里尔本百年诞辰而作,充满歌谣式的旋律,海风、礁石、浪花,都是作曲家想要在乐曲中表现的东西。


新西兰4.jpg


       梁楠的《松风》具有一种文人的风骨和武侠的情怀。钢琴模拟出古琴的音色效果,曲中略带自由的节奏和音乐的伸缩处理,为我们描绘出一幅枝叶摇曳、风声阵阵的画面,也能感受到松的挺拔与风的洒脱。笔者认为这一切都得益于大提琴与小提琴的烘托,通过弦乐的滑音,把这种氛围发挥到最极致,最后在一阵激烈中回归平静,好似修炼已经得到了升华,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总之这首作品既充满了“江湖气”,也有很高洁的人文气节。最后一首《黑白子》,作曲家张莹着重想表现的是对人机关系的思考和探讨,灵感来源于人工智能AlphaGo与李世石的对战,创作手法里也融入了围棋的行棋规则,从作品的创作角度看的确充满新意。


新西兰5.jpg

      

      音乐会结束,观众迟迟未起身离开,现场掌声雷动,演奏家们不断地返场鞠躬致谢。这一次次的掌声就是观众受到演奏家充满热情和真诚的演奏感染后,表现出的最真实反应。令笔者特别欣赏的是新西兰NZTrio乐团天衣无缝般的默契配合,三位演奏家的演奏浑然一体,融洽到让人忘记这是三位不同性格的音乐家。从对作品风格的把握,对音乐细节的处理,三位演奏家都显示出专业的艺术素养。本场音乐会的作品多以描写景观为主,对杭州、西湖的描写也是一大亮点,充满江南特色,而且机缘巧合下作曲家们所选的作品都与“水”有关,也充满中国传统文化韵味。作曲家不单着眼于创作难度和新意,也注重精神内涵和思想深度的传递,从曲目名称看特别诗情画意,很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和画面感。总而言之,本场音乐会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心旷神怡的感觉,具有高规格的国际化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