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3 16:00

民乐新声

——记上海音乐学院民族室内乐团专场音乐会《思》

 文:何毓奇 左驰

拍摄:胡晓楠


DSC02976.jpg


       5月23日下午2时,上海音乐学院民族室内乐团于中央音乐学院王府音乐厅举行了专场音乐会。上海音乐学院的青年演奏家们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现代民族音乐盛宴,同时这也是北京现代音乐节为两院就现代民族音乐创作和表演问题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本场音乐会共有6首作品,皆为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及教师的作品。这6首作品中大致可以分为三种风格。


DSC02990.jpg


       第一种风格以民族音乐作品为依托展现传统古典文韵,如强巍昊的《乡情》和叶国辉的《日落阳关》。《乡情》以梆笛开场,如鸟鸣之声,又似以鸟鸣之声唤起对家乡的回忆,整组阮作为烘托,将乡愁之情慢慢在音乐中展开。这部作品最具特色的一点是第二支笛的加入,与之前梆笛明亮的音色相对,曲笛婉转缠绵的音色如泣如诉地将思念之情展现。梆笛与曲笛之间的对话将“乡意浓,念故土离愁;悠悠之情;情入心脾”表现得淋漓尽致。


DSC02994.jpg


       叶国辉的作品中常常有着丰富的中国古典文化底蕴,在《日落阳关》这部作品中同样渗透着古韵。此曲为8位演奏家而作,分别采用了箫、笛、笙、琵琶、古琴、古筝、中胡、打击乐等8种不同的乐器,使得整个作品的音色极为丰富。作者在配器时又充分发挥了每件乐器的个性,让作品整体的音响效果更上一层。箫的空灵悠扬,马林巴和笛持续而缥缈的长音,琵琶、古琴、筝的泛音等以声塑造出一个寂静的空间,令听众沉寂其中。另外古琴声部多次短暂出现《阳关三叠》的旋律,让“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的淡淡哀愁隐隐浮现。


DSC03069.jpg


       第二类作品以音乐展现出中国传统音乐美学思想,如徐坚强的《物动心感》和杨立青的《思》,但这两首作品又展现出两种不同的中国古典美学意境。《乐记》中有云:“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徐坚强的《物动心感》以音乐践行了《乐记》中“感于物而动于心”的思想。在这部作品中,三把阮共同演绎的开场旋律清脆而稍有余韵,紧接着曲笛的旋律像对前一句“外物”之感。之后柳琴明亮快速的高音连奏营造了一种清风徐徐之意。整部作品充满了感于自然万物而产生的内心愉悦。鼓声昭示了内心的澎湃,曲笛的悠扬又将内心归于平静,两者的结合让受到外界事物影响而微动的思想在音乐中找到了一种平衡。


       另一首杨立青的《思》展现出《乐论》中提出的“恬淡虚无”之感。作品大量使用了单音长音、打击乐器的持续延音、休止等,使整首作品表现出“清幽淡远”之感。作品走向为“混沌-清晰-混沌”,散乱而无调性的混沌之感反而展现出老庄思想中的“大音”之道。作者以中段充满民间色彩的音乐与前后形成对比,让听众在纷繁世界中能有一隅可以静心沉思,感受生活,同时也将道家“返璞归真、清心恬静”的美学思想表现出来。


DSC03132.jpg


       最后一类都选取了描绘少数民族特色的题材。王建民的《啊哩哩》取材于云南纳西族民歌《啊哩哩》,并结合了云南其他民歌特色。在作曲手法上运用非八度循环人工音阶、多调性叠置等,整首作品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民族风情,尤其是作品中二度的运用,不仅毫无违和之感还有一种奇异的和谐,使人不禁联想到纳西族少男少女们载歌载舞的热烈场景。


DSC03156.jpg

       

       最后一首作品,也是本场音乐会的大轴之作——《索玛》,是作曲家周湘林采用彝族支系花腰、仆拉的民族民间音乐作为素材创作的一首民族室内乐作品。“索玛”是彝语杜鹃花之意,杜鹃花被彝族人民视为圣花,因此也以“索玛”比喻美丽的姑娘。在这部作品中使用了大量的阮,小阮、中阮、大阮共计14把,阮柔和而温暖的音色为“索玛”的美奠定了基调,再配合笛、琵琶等清亮的音色将全曲明朗欢快的性格充分展现。作者将弹拨乐的演奏技巧发挥到极致,并将多种乐器的音色完美融合,以简洁的音乐语言和明晰的音乐结构描绘出一幅热烈的画面。充满活力的彝族姑娘围绕着盛开的杜鹃花舞蹈着,而音乐将这份热情与每一位听众分享。


DSC03194.jpg


      上海音乐学院的师生以其精湛细腻的表演和饱满的情感为在场的每一位听众带来了一场现代民族室内乐的盛宴。同时,两校在北京现代音乐节的这场交流活动也一定会促进现代民族室内乐更好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