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时间与历史的双重变奏

—— 记《我诅咒时间之河》Ensemble Novel乐团专场音乐会

作者:赵婉婷  时 间: 2017-06-05

分享


(图为:作品《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作曲:丁木 指挥:俞极   摄影:邹航)


     2017年5月22日下午三时,北京现代音乐节“《我诅咒时间之河》——Ensemble Novel乐团专场音乐会”于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上演。Ensemble Novel乐团成立于2014年12月,是中国第一支专职演奏现代音乐的室内乐团。在这次演出中,Ensemble Novel演奏了秦文琛、丁木、李景元、霍霏霏4位中国作曲家的作品,以及俄罗斯作曲家古拜杜丽娜、美国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的经典之作。

 

(图为:乐团创始人李景元开场致辞   摄影:胡曦元)


     承贯Ensemble Novel一向的严肃文学主题,“我诅咒时间之河”出自北欧作家佩尔•彼得森同名小说《I Curse the River of Time》。时间是人类永恒探索的主题,本场音乐会的作品都与“时间”有关。开场作品《致一百年以后的你》作曲为中央音乐学院13级作曲系学生、Ensemble Novel总监丁木。作品融现代音乐与现代诗歌于一体,以浸入式剧场表演的方式呈现,充满个人化的、晦涩的、碎片式的情绪。

 

(图为:作品《你不能再回家》 摄影:邹航)


     另一部新作品《你不能再回家》表达的是“故乡”悖论:一旦离开,就无法回归。青年作曲家李景元自言这部作品受到美国作家托马斯•沃尔夫《天使 望故乡》的启发,作品结构基于三段“告别”。秦文琛创作的《唤起记忆的声音》同样与“故乡”有关,是作曲家表达“童年记忆”的系列创作之一。作品充满了作曲家的个人印记:线性的持续变化,音色的着意组合,以及大量速度变化、色彩对比与叠置带来的动力感。作品结束时,锣的声音飘荡于巨大的虚空之中,犹如一段深情的独白。

 

(图为:作品《在十字架上》作曲:索菲亚· 古拜杜丽娜 摄影:胡曦元)


     《十字架》这部作品与俄罗斯著名作曲家古拜杜丽娜虔诚的东正教信仰有关。作品为手风琴和大提琴而作,两件乐器有明显的二元象征意味:手风琴高音区代表“光明”,大提琴低音区代表“黑暗”。手风琴本是明亮的、安祥的,却时不时闯入大提琴的不协和声响。随着乐曲的展开,两个声部犹如蔓藤般纠结缠绕,缓慢而深重地以半音模进积聚,直到攀登至一个刹那无声的顶端。

 

(图为:作品《迷宫》 作曲:霍霏霏  摄影:洪岳)


     青年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博士霍霏霏创作的《迷宫》是一部探讨音乐与时间关系的作品。《迷宫》这一主题受到当代阿根廷文豪博尔赫斯的启发:“时间有时是持续的,有时是循环的,有时似乎根本不存在,没有过去和将来;时间又是多维的、偶然的、交叉的、非线性的、最终是无限的,而作为空间存在的迷宫正象征着这种时间的多维与无限性。”作品于寂静中展开,音乐此时更像是一个描摹时间行走的工具,不断地在探究时间的轮廓。作品中间穿插的探戈动人至极,它与演奏员诵读的词语共同唤起了我们对博尔赫斯的印象——在某个炎热干燥的夜晚街角,一个陌生人遗留下一朵隐喻的玫瑰。

 

(图为:作品《第三弦乐四重奏——三岛由纪夫》 作曲:菲利普·格拉斯  摄影:毛圣晨)


     《迷宫》是受博尔赫斯的思想启迪,菲利普•格拉斯《第三弦乐四重奏》则是三岛由纪夫的个人肖像。这是一部典型的简约派作品,通过和声与节奏的循环为作品提供动力。这部为电影而作的作品可以算作格拉斯“伟人传记”系列的一部分,6个小标题分别截取自这位作家一生中不同的生命片段。

 

(图为: 指挥俞极   摄影:毛圣晨)


     音乐会通过新作与经典并置的方式展现了诸位青年作曲家的锐意创新,以严肃的文学主题凸显了他们深邃的思想。“新”与“旧”之间的碰撞和对话,是时间与历史的双重变奏。希望Ensemble Novel乐团继续推陈出新,持续致力于普及和推广现代音乐,给青年作曲家们提供更多新作的演出机会,让未来扎根于历史,愈发枝繁叶茂。



(图为: 乐团主创人员与北京现代音乐节艺术总监叶小纲合影   摄影:邹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