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

六首“青年之歌”

—— 聆听2013北京现代音乐节交响乐作品大奖赛决赛音乐会有感

作者:蔡建纯 时间:2013-06-18

分享

       2013北京现代音乐节交响乐作品大奖赛暨第四届“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Young Composer Project——YCP)决赛音乐会,于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19:30在北京音乐厅如期举行。作为2013年北京现代音乐节闭幕式音乐会, 2013交响乐作品大奖赛在整个音乐节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份量。本次交响乐作品大奖赛,收到了来自中国(包括台湾地区)、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以及以色列等国家的35部新作品。组委会聘请四位当今国际知名作曲家Kaija Saariaho、Fred Lerdahl、曾叶发以及Krzysztof Wolek担任评审委员,并选出6部作品入围决赛。经过由青岛交响乐团现场演奏(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指挥),最终,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田田的作品《敲响的八月》荣获这次交响乐作品比赛的大奖。

 

       参加决赛音乐会的6部作品分别为:《粼 II》(创作于2011年,作曲者梁啸岳,现任教于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沉沦》(创作于2013年,作曲者阎毅,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理论专业硕士);《敲响的八月》(创作于2013年,作曲者田田,中央音乐学院作曲专业硕士);《尼达拉》(创作于2013年,作曲者伍擎峯,曾于香港中文大学修读音乐及心理学后,先后赴笈美国肯萨斯市州立大学及奥地利格拉兹艺术大学修读作曲);《地支》(创作于2012-2013年,作曲者卢长剑/George Holloway, 在英国的南安普顿大学博士毕业之后获得为期两年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在中国学习中文和指挥,同时也研究中国的传统音乐);《线条》(创作于2013年,作曲者查德·卡农/Chad Cannon,  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作曲硕士)。

       音乐会由中央音乐学院陈丹布教授主持,在介绍完本次比赛总体情况以及评审委员会之后,先由三位评委(作曲家Kaija Saariaho因病不能出席)为入围作曲家颁发入围证书。随后,音乐会正式开始。

       上半场第一首作品是梁啸岳的《粼II》。该作品完成于2011年底,作品以“点描”手法所形成的强奏(以打击乐、钢琴等乐器的点状发音为主)与随后乐队各声部产生的类似“回响”的余音所形成的整体效果来表现“粼”这一视觉感观上的闪亮现象,并让听众也能从听觉上体验到“亮点”音响。这种音响贯穿于整个作品,成为统一各部分音乐段落的重要因素。但是作者强调:“这部作品中的‘点描’方式并非完全模仿韦伯恩的运用方式。这里的‘点’是多方位的‘点’,‘描’则主要体现在乐队整体音响的持续、运动方面,其目的是在于造成声音的混响效果及空间效果。”绚烂而又五光十色的音响是由每个乐器音色精心搭建而成,在听音乐的同时也像是在品尝可口的糕点或是欣赏优美的风景,每个感官都能从这部作品中体验到美好的感受。乐队织体又像是一座精致的工艺品,每个细节都耐人寻味。乐队的整体音响与发展方式体现出作曲家成熟的技法和对音响的丰富想象。

       第二首作品是阎毅的《沉沦》。这首乐曲是“借郁达夫的短篇小说《沉沦》为标题,塑造了阴沉、压抑的氛围及主人公心中的挣扎。全曲主要由两个素材构建而成:一个不断持续的单音E和以下行二度动机型为代表的‘沉沦主题’。”作品开始将近三分钟单音E的发展充分展现了作曲家对乐队音响的掌控能力,之后的‘沉沦主题’又把听众带入了仿佛浮世绘似的黑白年代,向听众传达一种“内心纷争苦闷”的心路历程……

作品59小节第一双簧管“沉沦主题”

       上半场第三首作品是田田的《敲响的八月》。这首交响诗的灵感来自中国当代诗人北岛的诗作《八月的梦游者》。“诗歌所暗示出的冷寂气氛深深打动了我,结合自幼年起即在海滨城市长时间生活的经历,我将海岸线的曲折漫长,辽阔幽远,海浪的波澜壮阔,诡谲多变以及目睹此情此景的心境写进音乐中,表达出我对海洋的深沉情感。”听完整个作品,全身上下没有一个毛孔不畅快淋漓,很少能听到青年作曲家能将乐队音响控制得恰到好处,作品的音乐气质也体现出作曲家过人的音乐天赋,真的是一部音乐与技术兼备的好作品。

       第四首作品(下半场)是伍擎峯的《尼达拉》。“我相信音乐是心灵间的导体。本作品是一次尝试,借鉴体感认知与冥想实践的知识,透过肉体触及心灵、通过个体达至相互的共鸣。瑜伽当中的睡眠式冥想(Yoga Nidra),以及一般的睡眠处境,一直是我所感兴趣的课题。瑜伽休息术中,实践者透过注意力先后集中于身体的每一部分,以达至有意识的睡眠状态。作品的音乐素材取材自肉体自身于睡眠时的各种声音、形态或其他心理表征,包括内部知觉(生理状态如重力、痛感与气)、肌肉运动知觉(动态反馈信息)、躯体运动控制(自愿肌肉运动知觉)、惯性作用(重复刺激后的脱敏状态)、以及注意力的集中点,以图通过利用我们脑部的所谓「镜像神经元」,就自我认同达至更接近个体境域的境界。”作品运用各种乐器的特殊演奏技法如:管乐的气声、窸窣的击打按键声;弓弦乐器的琴桥处演奏、弓杆击弦、拨奏与刮奏以及不同部位的琴身敲击奏法等,使整个乐队像是一个构造复杂的人体呼吸系统在运作和持续。作者具有对声音和时间高水平的控制能力,以及对乐器的演奏和把握要求非常精细,这使得整个作品能牢牢地抓住听众的耳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