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

百花齐放共争鸣--听北京现代音乐节第二届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获奖作品音乐会有感

 时间:2011-11-30

分享

百 花 齐 放 共 争 鸣

  听北京现代音乐节第二届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获奖作品音乐会有感

                           陈迅 / 文

 

  又到一年繁花似锦的五月,2011北京现代音乐节第二届“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Young Composer Project,简称YCP)如期举行。可喜可贺的是,今年的YCP共收到90部室内乐作品,比去年投稿的作品(43部)多了一倍多!许多外国青年作曲家踊跃参评,其中包括美国20部、韩国3部、日本2部、英国、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葡萄牙、比利时、俄罗斯、新加坡、以色列、希腊与泰国各一部;而华人作曲家共有54部作品,其中包括大陆作品42部,香港、台湾作品6部,海外华人作品6部。所以,从这个分布情况看,“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已经具有初步的国际影响力。今年聘请到了三位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作曲家担任此次比赛的评委,他们是陈怡(Chen Yi,美国)、池边晋一郎(Shin-ichiro Lkebe,日本)与史蒂文?史塔基(Steven Stucky,美国)。三位作曲家组成评委团对投稿作品进行甄选,决出7部获奖作品。
  这次入选的7部作品分别为(不分名次):阿林?盖尔曼(Alin GHERMAN,罗马尼亚)的《高压》(Haute tension)、泰德?戈曼(Ted Goldman,美国)的《Tynexia》(焦虑)、贺圆圆(Kay He,中国)的《源于轨迹》(Destiny of Sputnik)、阿毛(WANG A MAO,中国)的《燕语莺啼》(The Vox of Swallow and Nightingale)、尼古拉斯?奥米斯奥利(Nicholas S.Omiccioli,美国)的《无极》(Falling Through Infinity)、俄胡德?弗里德曼(Ehud Freedman,以色列)的《木马第二部》(Wooden Horse No.2)和姚晨(YAO Chen,中国)的《苦离别》(Separation in pain)。

            “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组委会副主任陈丹布教授获组织选手上台领奖

  获奖作品音乐会于5月25日下午在中央音乐学院大礼堂拉开序幕,音乐会由著名作曲家陈丹布教授主持。在介绍完“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的宗旨后,陈丹布教授邀请作曲家在每部作品演奏之前作2分钟的简短发言,向观众介绍作品的创作思想与意图。
  音乐会的第一首作品是罗马尼亚青年作曲家阿林?盖尔曼的《高压》——为预置钢琴与打击乐而作。作品命名为“高压”是因为作曲家在创作这部作品时,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犹如一个人在钢丝上行走所产生的精神压力。作者通过“预调”钢琴与打击乐器把这种潜在的紧张感表达出来。这首作品的音色多变,钢琴琴弦中塞入梳子等“小零件”,通过细致的钢琴内部演奏法使钢琴产生丰富的音色及音响。在演奏过程中,听众能明显的感受到那种预调钢琴与打击乐的特别演奏法所产生出犹如爆炸一般的紧张音响。总体上,这部作品的音色及音响控制得不错,但观众却期待更多引人入胜、音乐性更强的片段。
  第二首作品为美国作曲家泰德?戈曼的弦乐四重奏《Tynexia》,作品名看似很难理解,实则是作曲家玩的一个文字游戏。“Tynexia”是将“anxiety”(焦虑)这个单词改变字母顺序变化而来。作曲家试图用弦乐四重奏这种形式表现出内心的焦虑感,整个作品由一个“焦虑”动机变化发展并贯穿始终,这是整场音乐会中创作技法相对传统的作品。
  其后是来自美国密苏里大学贺圆圆的作品《源于轨迹》,这部作品的创作灵感主要来自日本小说家春上村树《斯普特尼克恋人》里的一段话:“那时懂得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这部作品是为长笛、单簧管、小提琴、大提琴与钢琴而作的五重奏,作品是基于一个小二度音程发展而来,并构架出了一系列富有色彩的和弦。乐曲的音响犹如夜间璀璨的星光,忽隐忽现而又清亮透明,其后音程上下扩展,配器也从单一乐器扩展到所有乐器一起律动,乐器之间所产生的共鸣音响如同满天繁星闪耀。


        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获选作品音乐会演出现场

  上半场最后一部作品是王阿毛创作的钢琴三重奏《燕语莺啼》。作品灵感来自于五代十国时期著名诗人毛文锡的诗作《酒泉子》:“绿树春深,燕语莺啼声断续,惠风飘荡入芳丛,惹残红”。这部作品是整场音乐会的亮点,作品中变化莫测的音响与灵活多变的音色为听众描绘出一个亮丽的春天。作品开始的第一小节,作曲家运用长笛、小提琴声部互相交替的颤音与钢琴声部点状装饰性音型来模仿小鸟间的对话;第三小节小提泛音与长笛的吐音相呼应,独特而又形象地描绘出作曲家心中那春意盎然的美丽景象。以下为《燕语莺啼》片段乐谱(第1-3小节):
 

  作品中使用了两个中国传统的五声调式相叠置,使音乐听起来既有民族风味,又有不协和音高碰撞出的新颖音响,体现出作曲家丰富的音乐想象力与独特的音乐语言。
  音乐会下半场由密苏里大学博士生尼古拉斯?奥米斯奥利的作品《无极》开始,这是一部体现深刻哲学观念的作品。作曲家认为“无极存在于宇宙之中,没有上、下、左或右的区别。‘坠落在宇宙中’可以是多维的。”从这个视角出发,作品意在表达出一种无限或消失的观念,通过将简单的节奏不断变化以及音色的交替、转换来达到这一效果。
  下半场第二首作品是《木马第二部》,由来自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俄胡德?弗里德曼创作。这是一部“美国味”十足的作品,通过不断地重复一个具有爵士节奏特点的固定音型来表现旋转的木马,并穿插着具有偶然性节奏特征的音高材料来发展音乐。作曲家运用类似简约派音乐发展手法来创造出活灵活现的玩具木马形象。下面的音乐片段为贯穿全曲的爵士风格固定音型:

 

 

  音乐会最后一部作品是活跃于国际乐坛的作曲家姚晨创作的《苦离别》,这是一部具有中国独特风格且饱含深刻人生哲学的作品。苦离别——佛经中所描述的五苦之一,也暗喻着离别所爱的人之苦。作品中蜿蜒断续的旋律线、持续不安的和声运动以及善变易逝的音色织体都隐喻着离别之苦。作品分为三个乐章,在第一乐章中,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民歌材料慢慢展开,和声呈点状持续,就像是在述说人生中的一次次离别;第二乐章旋律线慢慢展开,乐器各声部开始出现复调旋律织体,和声逐渐浓密,在此乐章后部形成了一个小的高潮,似乎是作者在表达心中的苦闷之情;第三乐章旋律线继续向后发展直至结束,作品也回到开始的打击乐,并且独具匠心地设计在全曲最后部分出现完整的中国民歌曲调。音乐的背后也暗藏着一种人生哲学:人生就是离别,因为离别的尽头是人生的开始。


            青年作曲家展示了丰富的想象力与大胆和新颖的音乐语言

  从总体上看,本届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获奖作品与上届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作品风格多样化。风格的多样化是这届YCP作品的最大特征,音乐会上七个作品各有其特点,风格也全然不同:有来自罗马尼亚作曲家创作的具有独特音色与新颖构思的预制钢琴与打击乐的作品,也有独具美国简约派风格的作品《木马第二部》;有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创作的极富表现主义特色的作品《源于轨迹》以 及活跃于国际乐坛的中国作曲家创作出暗藏人生哲理的作品《苦离别》等。
  2. 制谱的规范化。陈怡老师在5月26日的“2011年青年作曲家发展计划研讨会”上提出,这次选出的作品在乐谱制作、谱面规范化、记谱精致程度都比上届的作品有了较大的提高。例如预制钢琴作品《高压》对演奏法有着非常细致的要求,几乎在每一个音符上都有详细的演奏说明,记谱之精细让指挥与演奏员能根据乐谱完全理解作曲家的意图,而精确记谱使实际演奏效果更接近作曲家的创作本意。
  3. 作品质量更加的成熟。这次选出的七部作品充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