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 届

2005北京现代音乐节回顾

 时间:2014-12-17

分享

北京连着世界,“三驾马车”同时启动

 

  “2005北京现代音乐节”实际是一个国际性的盛大音乐节日。它不仅全方位地展示了中国现代音乐创作、演奏和现代音乐教育及音乐理论研究的最新成果,还迎来了来自欧、美、澳、亚等各国音乐界的朋友和专家、教授共同观摩和交流国际现代音乐发展方面的前沿性信息,所以格外令人瞩目。音乐节“三驾马车”同时启动。其“第一驾马车”是成套的音乐会。着重观摩中外现代音乐作品的演出,同时也专题性地组织了民族传统音乐的介绍与演出。“第二驾马车”是国际大师班的作曲教学系列报告与观摩。全国和声理论与教学研讨会的召开,可谓这次音乐节的“第三驾马车”,它使本届音乐节增添了更浓厚的学术气氛。

 

让现代音乐走出表现主义,贴近现实生活

  音乐节以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即中国青年交响乐团)演出的“美国作品音乐会”为开幕式,而同一天演出的“2005新锐”音乐会则突出了诸如黄若(美)、戎纳(美)、邹航(中)、杜薇(中)、刘青(中)、鲁卡斯·费金(法)等新生代作曲家和在校学生王弢(中)、王斐南(中)、秦毅(中)等人新作。“当代作品首演音乐会”由中央音乐学院新音乐团担纲,刘索拉和她的朋友们参与,共同完成了匈牙利、德国、澳大利亚、美国、中国、波兰等现代作曲家利盖蒂、于京君、谭盾、唐建平、菲利普·拉瑟、鲁托斯拉夫斯基和刘索拉作品在中国的首演。来自美国的“美国密沃基新音乐团音乐会”由于带来了反映美国当代作曲家艺术追求和精神风貌的作品,所以也很醒目。“英国作品专题音乐会”则以填补大陆有关英国音乐信息少的空白、且由老校友邵恩执棒,率澳门交响乐团来京,也使音乐会爆发出更多难以言表的同胞亲情和热情。观摩上述西方作曲家的音乐创作,获得了这样的信息:首先,相对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而言,从20世纪末到本世纪,纯粹试验性的、表现主义和主观的、从形式出发的音乐越来越少,调性的回归也成为一种趋势。作曲家越来越重视听众的反映。正如听众席间某教授戏言的那样:“演奏不好听音乐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另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许多现代音乐创作与现代生活的关系更为直接,从而大大增强了现代音乐的生命力。如:在“美国密沃基新音乐团音乐会”上,我听到了《摩登的原始》(拉多尔·沃尔夫曲)、《困扰的美国》(杰罗姆·柯泽克曲)等直接反映当代美国人的生活和感受的现代音乐作品。如,在《困扰的美国》中就有这样的唱词:

嘿,美国,你是否明白,

究竟是什么伤害了你,

我们何时才能使人类相互残杀终止?

而你知道我们不能,

我们能做什么?

我们只能这样活下去

(杰罗姆·柯泽克词)。

  在节目单上,针对该乐曲还更直接地写出了这样一句话:“如果得不到真正的和平,那么伤害美国的将不仅仅是‘9.11’,还将有其他的事,即使它们并无关联。”为了表现上述这些非常贴近生活的音乐,美国密沃基新音乐团的音乐家们不仅具有很好的现代室内乐演奏技术,而且很能将这些充满现代意识、同时又融合有明显的印第安音乐、爵士乐风格特色的美国民族音乐风格准确地表达出来,竟然做到了吹、拉、弹、唱、说无所不能的地步。我想,这种现代音乐平民化的倾向也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中韩对话———当代作品音乐会”展示了亚洲现代作曲家和中国作曲家们的创作成就。我国作曲家贾国平、龚晓婷、姚恒璐、董立强等人的作品都参与其中。兄弟院校的音乐会专场主要有“来自四川”的专题音乐会(由四川音乐学院新音乐团演奏)和“天津音乐学院室内乐团音乐会”等。他们是继2004年北京现代音乐节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专场后,率团来京参加现代音乐节的又一批骨干力量,展示了南北方不同兄弟院校师生们在现代音乐创作方面的最新成果。
 
  “中国青年民族乐团音乐会”是闭幕式的重要活动之一,演奏了来自大陆音乐院校教师和香港乃至海外华裔作曲家的现代民族音乐新作。香港的陈锦标,美国的李滨扬和我国的王宁、权吉浩(朝鲜族)等,都有新作奉献。刘长远的民族乐队作品《抒情变奏曲》能有效发挥民族乐队音色和技术之长,并巧妙地将现代作曲技术与汉族和西北、西南少数民族歌舞的丰富节奏因素融合在一起。乐曲虽然分作三个乐章